English   免費試用申請
    當前位置:首頁 > 網絡生活聚焦
聯系我們
關注我們
趨勢視野
微信號:EverTrends
瑞意趨勢
北京 朝陽區
CEO新書:《連接時代》
研究報告

瑞意趨勢發布互聯網汽車熱點分析報告
中國口碑趨勢研究中心
美國名校招生舞弊案判輕了嗎 2019/6/14
 

      冰山的一角開始崩塌。轟轟烈烈的美國高校招生舞弊案走到了判刑階段,斯坦福大學前帆船教練約翰·范德莫爾成了首名被量刑的被告。因為沒有中飽私囊,范德莫爾得到了寬大處理,入獄一天罰款1萬美元。而那些被牽出來的大魚,或許就不會這么幸運了,不知道命運饋贈給他們的“禮物”,最后的“標價”會是多少。


罰款1萬美元

“這是我人生中犯下的最大錯誤。”41歲的范德莫爾12日接受采訪時說到。入獄一天,兩年監管假釋(包括前6個月限制在家中),罰款1萬美元,這是受賄61萬美元后,范德莫爾得到的聯邦法院的最終懲罰。而此前,由于范德莫爾已被拘押超過1天,從而避免了入獄處罰。

范德莫爾應該感謝當初自己的“無私”。根據聯邦法官貝爾的說法,范德莫爾在50名被告中罪責最輕,因為他將受賄所得全部用于學校的帆船項目,并沒有個人使用。而對于其余的被告,貝爾稱在接下來的判決中,會采取嚴厲制裁。

作為斯坦福大學的前帆船教練,范德莫爾是美國高校舞弊案50名被告之一。今年3月,范德莫爾承認自己收受了61萬美元的賄賂,以幫助學生作為帆船隊新隊員入學,而這兩名學生幾乎毫無帆船經驗,斯坦福校方稱這兩名學生都未完成申請程序。

聯邦助理檢察官羅森強烈呼吁從重量刑,原本要求的入獄刑期是13個月。但范德莫爾的律師在法庭文件中表示,范德莫爾應該得到緩刑,并稱他并沒有親自從該計劃中獲利,還指出最終沒有人因為這項計劃而被斯坦福大學錄取。

從13個月削減為1天,法官對于范德莫爾的從輕量刑,讓提起訴訟的聯邦檢察官并不滿意。在羅森看來,量刑是向以正確方式進入大學的“誠實和勤奮的高中生”發出信號——如果賄賂高校招生,就會被起訴犯罪并坐牢,“財富不能通過賄賂來破壞制度。”


50名被告

在一整池渾水中,范德莫爾只是那條小魚。50名遭到起訴的被告中,有9人為高校教練,有33名學生家長,其中最重要的是此案核心人物——威廉·辛格。

58歲辛格創辦了加州升學機構“The Key(鑰匙)”,這是學生通往名校的鑰匙,也是辛格打開致富大門的鑰匙。2011-2019年2月,辛格從多位學生家長處收受了2500萬美元賄款,與入學考試考官或高校教練合謀,使其具備入學資格。

美國電視劇《絕望主婦》的主演菲麗西緹·霍夫曼就是其中之一。她公開承認花1.5萬美元將女兒SAT成績提高了400分。而為了讓兩個女兒被南加州大學錄取,好萊塢女演員洛里·路格林也支付了50萬美元的賄賂。

輿論的壓力,讓這兩位最受關注的被告迅速認罪。霍夫曼隨后發表了道歉聲明,由于行賄金額較小,且認罪速度較快,原本霍夫曼要面臨最高20年的監禁,但接受認罪協議后,檢方將建議對她處以量刑范圍中更低的一端,即2萬美元罰款加12個月的監管假釋。

但對于路格林和她的丈夫,事情就沒那么簡單了。洛杉磯的律師Neama Rahmani稱:“聯邦政府掌握有大量證據起訴她,這對夫婦可能面臨至少25萬美元的罰款,并且會面臨數年甚至數十年的牢獄之災。”目前,已有22名被告認罪或同意認罪,包括辛格。

第三道門

“有一扇正門,這你要靠自己進入。后門是通過‘機構促進辦公室’,那要貴10倍。而我創造了第三道門——這扇偏門。”辛格曾向客戶這樣推銷“鑰匙”。這樣的宣傳太誘人了,畢竟要通過第一扇門和第二扇門的難度,足以讓人望而卻步。

第一扇門就能把大批學生攔在門外。最新數據顯示,在美國常青藤盟校中,哈佛大學以4.5%的率取率榮登低錄取率榜首,連續下降了5年。

另外,還有五所學校的錄取情況創下了新低,分別是達特茅斯學院的7.9%,賓夕法尼亞大學的7.4%,布朗大學的6.6%,耶魯大學的5.9%及哥倫比亞大學的5.1%。某留學中介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如果想要進排名前30的美國高校本科,托福的分數至少要高于100,SAT至少要高于1450,這只是基礎門檻,學校還會對高中成績、參與的社會活動、特長等各方面進行綜合考核。如果想要進斯坦福大學這樣的頂尖高校,各方面表現都需要幾乎完美。

對大多數人而言,第一扇門便難于上青天,而第二道門被稱作“傳承錄取”,一來偏向校友的子女后代,二來就是給學校捐款者的子女,后者的名字可以借此寫進“院長興趣名單”。數據顯示,在2009-2015年間,寫進“院長興趣名單”里的人錄取率高達42%。相比起來,普通申請人的錄取率為6%。

這場名校舞弊風波鬧得滿城風雨,不外乎踩中了一個問題——教育公平。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魏南枝表示,美國的教育政策根據兩黨的不同立場進行調整。而在兩黨看來,公平有著不一樣的含義。共和黨一般認為,公平應該是付出了努力就得到收獲;但民主黨更強調對于每個個體的平等。再加上美國是聯邦制,每個州的政策也會不一樣。

“美國是個多元的社會,很難達成一個教育公平的共識,有著非常復雜的教育不公平的圖景。”魏南枝進一步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道,不能說美國教育更傾向于富人,但的確富人會更重視教育。雖然從形式上來看,美國政府會盡可能公平分配教育資源,但精英階層和平民階層社會資本的差異會很大。一個學生來自精英階層的學校還是來自平民階層的學校,所擁有的隱形資源是不一樣的,前者得到的教育資源相對會更加優質,學校和家庭相互促進,這也導致了在教育方面,美國社會階層的固化和分化很嚴重。

文章來源:北京商報

 
 
 
北京公司(總部):北京市朝陽區八里莊西里99號住邦2000商務中心2號樓902室
Copyright © EverTrends Technology Co. Ltd 2009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備13049206號-1
北京pk计划一期单期版